景泰蓝又名珐琅,因为明朝景泰年发展到一个高峰,并以蓝色为主,
因此得名景泰蓝,因其精美深受皇帝喜爱而成为宫廷御用品,在2006年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您当前的位置:景泰蓝之家 > 景泰蓝资讯 > 留住手艺-工美大师张同禄访谈

留住手艺-工美大师张同禄访谈

时间:2012-03-07 点击人气: 来源: 景泰蓝之家 作者:珐琅之家
内容简介: 工艺美术第一大厂轰然倒闭,国字号工艺美术大师身在何方?这些顶级的传统工艺美术,是否有失传的危险?今天的工艺美术大师将面临的是窘境?还是机遇?下面就是留住手艺-工美大师张同禄访谈...

  就在2004年的11月,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向北京工艺美术品厂发出了破产裁定书,经过了46年的辉煌与衰落的历史,这个中国的最大的工艺美术品厂正式告别了历史舞台,随着工艺美术第一大厂的倒闭,随之而来的就是这些精美的传统工艺美术品的传承问题再次被人们所关注。

  北京工艺美术品厂拥有着46位全国著名的工艺美术大家,其中就包括景泰蓝大师张同禄,雕刻大师茅子芳,漆器大师文乾刚等工美界的泰斗人物,工美厂曾一度是中国工美行业的旗舰,它的倒闭为人们展现了中国传统工艺美术的沧桑历史。

工美厂.jpg

张同禄大师在工艺美术厂

  下面小编要说的就是中央电视台《文化访谈录》栏目主持人马东(以下简称马)与景泰蓝大师张同禄(以下简称张)的精彩对话,生动地记录了处于变革时代的我国工艺美术。

  马:北京工艺美术品厂倒闭了,这说起来有点让人伤感,今天坐在我身边的是原北京工艺美术品厂副厂长,也是我们国家一位非常著名的景泰蓝工艺美术大师张同禄先生。张先生,我能问问您的年纪?在工艺美术品厂干了多少年?

  张:63岁了。在工艺美术品厂干了47年。

  马:您看了这个片子,很伤感吧?

  张:是,不仅是我,全厂职工都是挺伤感的。

  马:我记得80年代末的时候,北京工艺美术品厂其实是挺红火的。我们查阅了中央电视台的资料库,找到了80年代,即1986年和1988年两段相关的介绍。

  第一段资料:1986年9月8日《新闻联播》:以民主柬埔寨主席西哈努克亲王、联合政府总理宋双和负责外交事务的乔森潘为副团长的民主柬埔寨代表团,今天下午参观了北京工艺美术品厂。

  第二段资料:1988年9月29日《新闻联播》:北京工艺美术总公司今年出口创汇实现新突破,截止到9月中旬,已供应出口值1亿2前8百多万元。北京工艺美术总公司是北京市主要出口创汇企业之一,在全公司全面推行了厂长负责制,还广泛开展了技术革新和技术改造,根据市场变化,及时调整产品结构,他们不仅以强劲的生命力拓展了国际市场,为国家创取了大量外汇,而且把我国传统的景泰蓝制作工艺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受到外商欢迎。

  马:我们这两段片子是1986年和1988年的《新闻联播》,那时候工艺品厂是什么样的?

  张:1981年以后,工艺美术品厂改革开放搞活,当时提出的理论是船小好掉头,那么几个主要行业分成六个厂,六个厂自己都有独立经营权。

  马:那时候是不是效益最好的时候?

  张:效益最好!

  马:那时候你们工艺品厂的人出去,或者在同行之间感觉都带有那种骄傲的劲?

  张:对,很骄傲的!

  马:这种好光景是从1990年开始逐渐走下坡路的吧?

  张:对,就开始走下坡路。

  马:到前一段时间,工艺美术品厂倒闭的时候,厂里还有多少员工?

  张:还有500多人。

  马:这些人都是熟练工人吗?

  张:500多人可以分一下,有不到100人是生产线上的职工,其他都在销售部门等。

  马:熟练工或者是工艺师有多少?

  张:高级技术人员起码达到一半,有五、六十人,工作都在二、三十年以上。

  马:就我来看,工艺美术品厂这么多年的传统,最主要的一部分财富,就是这些工人。

  张:对。

  马:因为长期的培训,让他们掌握了一技之长,可能在中国古代,他们就叫工匠,能工巧匠,他们现在怎么样?

  张:他们是下岗职工,有相当一部分人搞其他的工作了,有当保安的、卖东西的,也有去看门的啊!相当一部分人退休在家待着,没得干了。

  马:我们担心的是,他们的这些手艺从此就不能往下再流传了。

  张:总的来说,还有一部分人在干,比如我,还有我们公司的人还在继续干,北京还有一个珐琅厂他们在干。

  马:您刚才说您公司的人,这个公司是什么公司?是您自己开的?

  张:是我和李经理一块开的。

  马:那么,像您这样已经是大师级的人了,出来干自己的公司,应该还是能够从事这一行。

  张:对。

  马:今天现场上,大家看到我身后的那个台子上,摆着张大师的一件作品,您能给大家解释一下这件作品吗?

  张:这件作品是多种工艺结合的产品,名字叫吉祥宝灯。他是由牙雕、玉雕、金丝镶嵌、木雕等多种工艺组成的。他的寓意是吉灯高照,上面有一个伞罩,上接阳光雨露,下照财宝。

  马:张先生,这样一件作品得费您多长时间?

  张:将近两年的样子。

  马:您现在像这样的作品有几件?

  张:在世有四件。

  马:世界上共有四件。

  张:这件作品在今年(2004年)法国博览会100周年获特别大奖,去年(2003年)获北京市工艺美术展特别金奖。

  马:像您这样,其实可能自己走出来这条路,自己有意识地能够与别人合作开办公司,那么,其他有一技之长的,跟您差不多的那些大师,他们的状况怎么样?

  张:他们的状况都不一样。有的是企业转制后,在新的体制下工作;还有一部分是跟外资来合作;还有一部分人是哪儿需要,他就上哪儿去。因为他们没有自己的资本,没有自己的企业;还有一部分人是待在家。

       可以说张同禄大师对想改变中国景泰蓝的现状一直煞费苦心,他就曾经公开说过,不管什么人,只要愿意学,我就教。目前景泰蓝市场的确是让人很是无力,张同禄大师分析了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景泰蓝曾经出现大量粗制滥造、以假乱真的产品充斥市场,二是景泰蓝过去只能在皇宫使用,因而老百姓对其接触甚少。其实景泰蓝现处于投资洼地,当代景泰蓝作品的升值前景可观。

景泰蓝之家欢迎来访www.cqjswgj.com.cn,这里为您提供最漂亮的景泰蓝作品欣赏
文章展示
版权所有 2011-2015 景泰蓝之家 [jtlzj.net]
Copyright © 2011-2015 http://www.cqjswgj.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二四六天天好彩手机版每